1 篇文章
  • 当我们吃海参时,我到底吃了什么

    大概十几年前,姥爷带我去海鲜干货市场,在对金钱毫无概念年纪,我就知道加工后的干海参价格真的可以称得上“寸参寸金”,对消费水平几乎为零的小孩来说更是天文数字。宠娃的姥爷见我对海参充满好奇,便买来几只回家尝鲜。然而,它们又干又黑的样子也并不能引起我们小孩的食欲,上面的尖刺更让我觉得奇怪。

    68 2020-01-04